当前位置: 初中写人 >

那个女孩

时间:09-24作者:待王者归来

  看,那个女孩,一头有些凌乱的头发扎成两个俏皮的马尾,脸黑黑的,但是像棉花糖一样软,粉红的小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,特别是那双灵动的大眼睛,黑白明白的眼瞳闪着奇异的光线,像水洗过一般亮晶晶的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,像鸟儿的一半羽翼。

  她,就是我的“老师”,她和我一样,一样的名字,一样的年龄,一样十月一日出生,一样受村里人的喜爱,纷歧样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十分崇敬她。

  崇敬她什么?崇敬他霸气的那句话?

  她曾对我说:“我要做你的模范,你要向我学习。”其时我很不平气,真的。

  可是……

  当我们第一次演出的时候,那时候我激动的坐在后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这是,她小大人一般摸摸我的头,“那么紧张干嘛?要向我学习。”我愣愣的望着她,头上的手哆嗦着,那激动的情绪毫无遮拦的传来,我突然不想揭穿她,明明那么紧张,还说假话。难道是因为要做我模范,才不愿意表露出来吗?

  那次演出灰女人,她淡泊的神情像极了大人,仔细擦拭着已经很洁净了的地板,她演的很认真,很投入,似乎她原本就是灰女人。

  那是的我任性的哭闹,要当王子,最后终于如愿,当她看到我时,受惊的样子至今我仍然影象犹新,那时候我身上最“华美”的莫过于那件红色的披风,头上戴着一顶塑料的王冠,明显的女儿家,“倒有几分木兰像。”那时她见到王子是我的第一句话,我高高的扬起下巴,那个样子似乎在说:“那虽然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

  作文角逐,她的名字十明白显的写在第一名的位子上,而我,竟然被挤到了第二名,第一名的荣誉证书让我嫉妒的有些眼红,明明我的作文比她写的好,不是说她写的欠好,而是,我对于这篇作文真的充满了信心,我肯定自己能得第一名。“这算什么,下次,我一定能得第一。”说完,扔下作文,便跑到一个角落里,像个小偷一样,眼神里的恼怒让我自己见了都畏惧,望着那个被许多人围着的女孩,她无所谓的把自己的作文放在地上,反而小心翼翼的拿起我的作文,仔细的翻看着,“我的作文,简直没有这一篇好,她才应该得第一。”似乎知道我在哪,她对着我的偏向说道,我突然,没有什么理由讨厌她了,自己的作文被别人欣赏,那是比证书还大的荣誉,写作者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所有人认可自己的作品。

  在我来淮北之前,她曾给我写过一封信,信我找不到了,可信的内容却足够我学一辈子,其中一这么几句:我们两个一样,一样的名字,一样10月1日出生,一样从小就被送到别人家,纷歧样的是,你被怙恃接回去了,而我却没有。你的作文,真的很好,我说过,你穿那身衣服,有木兰像,木兰不会那么爱生气,就当这次作文我第一好欠好?下次我们继续比。我真不知道是该惆怅照旧该庆幸,我的怙恃“抛弃”了我,却让我学会了坚强,学会了独立。却也让我成了自己的同学讨论的话题。这也就告诉你逾越我是一项很难的目标,记着,我是你的模范。

  好犷悍的话对差池?是很难而不是不能逾越,她向我挑战,看在是朋友的份上,我接受了,各人做个见证人。我才不会输给她呢。

数据统计中!!
热点作文
推荐作文